已有3302人訂閱了新聞
大陸賽馬網 > 騎士 > 騎士訪談 > 少年派華天的馬術“漂流”

少年派華天的馬術“漂流”

2013-10-01 23:13:14 來源:南方周末

中國第一騎士、中國紅三代、英國海軍上將后裔、著名伊頓生,這些“顯赫”的標簽,像英格蘭林肯郡鄉下的蘋果砸中牛頓一樣,落在了一個馬術少年派身上,他就是華天。

華天從小聽話、溫順。在伊頓五年,他長成一位紳士:禮貌、保持微笑、語氣平和,很少抱怨。他接受家人從小到大為他做出的一切決定。

當圍繞奧運的風暴在他家中一波波展開時,他是平靜的風暴眼。

“333號,Alex正在躍過水池!”嗡嗡響的擴音器里,解說員提高了嗓音。一匹棕色大馬幾步跨過水塘。Alex的中文名叫華天,在英國馬術三項賽中,人們習慣叫他Alex-華。

場邊的Eddy被逗笑了,馬背上的是個女騎手?!笆裁囱凵駜??把533看成333?!彼D頭對南方周末記者說道,“他們就是喜歡盯著華天?!?/p>

這個有點嬰兒臉的中國女孩是華天的馬主——贊助華天買馬并供養馬匹的人,她剛剛從一所英國大學畢業,這筆不菲的開銷來自她在國內做生意的父親。對于大部分中國人來說,華天的名字等于“2008年惟一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馬術三項賽的選手”。

2013年5月12日,查茲沃斯馬術三項賽進入第三天,華天和“乾隆”完成了最后的越野障礙賽。每年有一百多位騎手和近兩萬名觀眾參加的查茲沃斯馬術大賽,級別是三星級——不高,比奧運會低級,是英國年度四大馬術賽事之一。它實際上是查茲沃斯莊園主、第十二世德文郡公爵在自己家開的一個大派對?!扒 笔沁@個派對里,惟一一匹臀部文著“中國五星”的馬。

“三項賽”分為盛裝舞步、場地障礙和越野障礙三部分。最刺激的是越野障礙,選手們要在規定時間里,跨過石墻、溝渠、堤岸等等路障,跑完長達六七千米的指定線路。

“整個過程中,你必須隨時考慮每個動作的風險,不斷做出決定?!眱商旌?,坐在一片曠綠的私人馬場,華天用帶著濃重“伊頓腔”的英文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很可能分秒間的一個決定,就讓你輸掉比賽?!?/p>

2008年8月11日,華天和“武松”代表中國第一次在奧運會上參加馬術三項賽,最終摔倒在越野賽的第八道障礙“雨花臺”前。

耗資13億港幣建造的豪華馬房早已被拆,惟一留下的反而是這個絆腳石。

回顧:混血將門后代華天的奧運會 

2008年8月11日,那個“分秒間的錯誤決定”發生的時候,華天和“武松”已經順利地通過了七個障礙,包括連續四道水中木樁障礙。到第八個障礙時,地勢轉為下坡。是直接起跳還是控停一下?華天思考一瞬后,讓“武松”直接跳了起來?!拔渌伞甭涞貢r,前腿失穩,人仰馬翻。19歲的華天退出了比賽。

過去12年里,華天一家一直面對著這八個字:考慮風險,作出決定。

閉著眼、張著嘴、往前走

2000年,華天10歲的時候,有了自己的第一匹馬“悟空”?!拔蚩铡辈皇峭g小伙伴們騎的“pony”(馬駒),是匹大馬,馬背比華天還高出一頭。

“悟空”來自香港馬會。華天母親羅山是英國人,早年在香港工作時,成為馬會會員。馬會每年會買回幾百多匹馬,消耗率很高,淘汰下來的就轉讓給會員作為馬術用馬。

羅山那時正要帶華天回英國上學。她的中國丈夫華山,執意希望兒子能夠入讀王公貴族扎堆的伊頓公學,并在華天剛剛出生時就為兒子在伊頓報了名。羅山一度極其反對這個決定:伊頓是所男校,她不希望兒子那么早就和女孩絕緣;更重要的是,在一部分英國人眼里,伊頓公學里的“貴族范兒”招人憤恨。

華山是個“紅二代”,他的父親華龍毅是中國解放軍空戰史上第一個特等功臣,毛澤東也曾經贊他為朝鮮戰場空戰中的“孤膽英雄”。華龍毅退休前的職務是中南民航管理局局長,管理著中南六省區的航空公司、機場和地方民航局。早年,華山涉足的領域也都在航空產業。華天一度想跟隨祖輩繼續航空工程學?,F在華龍毅當年穿過的第一代蘇聯噴氣式戰斗機飛行員夾克,還筆挺地掛在華天的衣架上。

華天5歲開始正式馬術訓練,在北京石景山馬場,第一次馬背上打圈,不停地找場外的媽媽。教練生氣了:“閉上你的眼睛,睜大你的嘴巴!”華天真的把這句口誤當成了指令,閉著眼、張著嘴就往前騎走了。

當悟空和華天一家到了倫敦,羅山就開始請克雷頓和盧辛達夫婦教他練習場地障礙——那時這對世界冠軍是國際馬術圈里炙手可熱的人物。

即便只是面對1.1米高的小柵欄,也很少有10歲的孩子能被如此放心地放在馬背上。但好孩子華天不同,羅山相信。

2013年5月12日,華天和“乾隆”在查茲沃斯馬術三項賽上完成了最后一越?!扒 笔沁@個派對里惟一臀部文著“中國五星”的馬;華天是惟一的中國名字。

少年騎士派華天的障礙之旅

2001年,對整個中國來說是“生死抉擇”: 7月,薩馬蘭奇到底會不會在莫斯科念出:“2008,北京?!?/p>

對華天的父母來說,這是他們“瞞天過?!钡囊荒?,他們幫助北京奧運會拿到了舉辦馬術比賽項目的資格。

對華天來說,不知道自己會成為參加奧運會馬術比賽的第一個中國人,也不知道他會在和家人奮戰了7年的北京奧運會上摔了下來。

2008年北京奧運會,耗費14億港幣修建的昂貴馬房和馬術三項賽場地如今都被拆掉,惟一留下的是絆倒了華天和“武松”的“雨花臺”。

奧運對華天一家來說,是一家人的戰斗,也是即將開始的40年的戰斗,華天的目標是“打十屆奧運會”,馬術和大部分吃青春飯的運動不同,這是一項“愈老愈健”的運動。

華天的母親羅山是英國人,其父母雙方家中出過海軍上將、海軍總司令。羅山本人曾在英國賽馬委員會中擔任中國高級顧問,中文比華天好很多。

羅山也曾在香港馬會工作。華天的第一匹馬“悟空”就來自香港馬會。

到英國這一年,對華天來說波瀾不驚,偶爾有些小驚喜,在香港時上數學經常走神,天天被數學老師為難,到了英國讀伊頓預科的時候,數學好得不得了。

對整個中國來說,這是“生死抉擇”的一年:2001年7月,薩馬蘭奇到底會不會在莫斯科念出:“2008,北京?!?/p>

對于華天的父母來說,這是他們為中國“瞞天過?!钡囊荒?。

2001年3月,嚴陣以待的北京奧申委,突然找到了身兼中國馬術協會高級顧問的羅山——她是那協會里惟一的“高級”。

奧申委想問的是:北京申辦奧運會,在馬術三項賽上,還有什么可能發生的問題。羅山本能地想到馬匹檢疫,但她并非此中權威。

羅山想到了老麥克。老麥克當年六十多歲,祖上是亨利八世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女王伊麗莎白一世的母親;這位國王的第三任妻子簡·西摩,正是羅山的祖上。

老麥克一家在馬術圈枝脈龐大,他的一個妹妹曾是英國馬術三項賽委員會主席,另一個妹妹曾是安妮公主的馬術導師,現在是盛裝舞步委員會的主席。老麥克本人曾代表英國參加過奧運馬術三項賽,如今和年輕人馬丁合伙經營著一家馬匹檢疫和運輸公司“北盾公司”。

在長達四十年的時間里,北盾公司壟斷了奧運會馬術比賽所有的馬匹檢疫、運輸業務。被北盾完全壟斷的賽事,還有四年一屆的世界馬術運動會。

馬丁能在北盾占有一席之地,完全因為他的父親——國際馬聯長達三十年間的首席獸醫——全世界對運動馬匹檢疫最一言九鼎的人。

為了搞清楚“可能發生的問題”,華山和羅山自掏腰包,把老麥克和馬丁請來了中國。

站在北京飯店剛剛裝修好的孫中山套房里,老麥克還是沒搞清中國人請他來干什么,就像他也搞不懂孫中山是誰一樣。

兩天后,老麥克終于弄清楚了問題,他抽著雪茄問:“中國是不是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簡稱OIE)的成員?”

的確不是。華山反復向農業部獸醫局局長賈幼陵求證了好幾遍。

麻煩大了。

當時OIE有160多個成員,在OIE框架下各成員之間都長期保持疫情透明。在此基礎上,各國之間設立動物出入境檢疫條件和協訂,進行馬匹運輸。中國不是成員國,這意味著這些身價幾百萬英鎊的馬到中國來,結果只有一個:有來無回。

老麥克想用老辦法。1988年漢城奧運會以前,韓國從沒舉行過高級別的馬術比賽。盡管韓國早就是OIE成員,歐洲國家還是始終不放心。最終,漢城劃出了一片十平方公里的地方設立無病疫區。在此范圍內,環境得到嚴格控制。比賽時,運輸馬匹的飛機直接落在這個區域,放馬下來;比賽完再直接飛走。

但中國不是OIE成員,即便花大價錢建了無病疫區,其他國家會承認嗎?華山焦灼了,但他也沒敢向上反映。整個中國,只有賈幼陵跟他一起焦灼,并且也并不明白事態究竟有多嚴重。

一籌莫展的時候,馬丁說話了:“也許在這個檔口,只要一個人同意就行了——國際馬聯首席獸醫官?!痹隈R術三項賽中,首席獸醫的地位和判定可以說是“至高無上”。這位首席獸醫,正是馬丁父親的接班人。

柳暗花明。接下來的問題是:怎么說服這位首席獸醫?

“這事必須您辦,老麥克?!比A山說,“沒有人比您更了解這是怎么回事了?!崩消溈艘仓?,中國能不能承辦奧運馬術比賽,關系到自己的錢袋子。

一周后,經過考察北京機場和北京順義馬術賽場,老麥克和馬丁將北京如何設置“無病疫區”的方案交了出來,全英文,2厘米厚。方案必須由北京方面交出,北京奧申委秘書長王偉簽字,英文很不錯的王偉看著這堆“亂碼”,只能選擇相信“權威”。方案從北京奧申委官方渠道,到了國際馬聯首席獸醫官弗·斯呂特手里。

幾天后,老麥克、馬丁和國際馬聯通話:“北京的方案怎么樣?”獸醫委員會答道:“非常到位!”這一關,過了。

7月的投票并非萬事大吉,國際奧委會一百多個委員,只要任何一個人站起來,說一句“中國的馬匹檢疫”,事情就懸了,因為中國代表團中沒有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但華山捏準了:不會有人站起來的,除了安妮公主,沒誰懂這回事。

2001年7月13日,莫斯科國際奧委會第112次全會投票,沒有任何人提出疑問,安妮公主第一票投給了加拿大多倫多——英國曾經的殖民地,第二票投給了北京。

馬術和英國皇室關系密切,華天接觸過不少皇室成員。他說電影中繁冗的禮節早已沒了,但必要的等級關系依然存在。

每次見到安妮公主,他都會先深鞠一躬,稱她“殿下”。

2003年9月,北京正在如火如荼籌備舉辦北京奧運會,華天也順利成了一名伊頓生,像個紳士一樣,每天穿著黑色燕尾服、打著圓領扣、戴著高禮帽,穿梭在如畫的伊頓小鎮。泰晤士河離學校不過300米,再穿過一座小橋,就是女王的行宮溫莎城堡。

伊頓對于學生的穿著有著嚴格的規定。幾百年歷史的唱詩班隊、板球隊、劃艇隊,乃至25棟學生宿舍樓,都有著各自固定顏色和模式的服裝。精英學生和普通學生也從服裝上嚴格劃分:前者被允許選擇自己的馬甲顏色。

“是有些古板,但當你融入伊頓文化以后,它就不再是負擔?!比A天對南方周末記者回憶,他從來不覺得這樣的穿著要求有什么不妥——這和大多數的伊頓學生想的一樣。大概十年前,伊頓公學曾經請學生們投票,決定自己是否非要每天穿著這么繁復的校服,或者是否可以只保留一半。結果是,80%以上的學生選擇了“保持傳統”。

這種莊重的穿衣風格至今完整地保留在華天身上。但凡正式些的場合,他一定會給自己套上一身得體的西裝。即便是在生活中最閑適的場合,他也會穿件規矩的襯衫,再套上淺色的針織衫。傳統得一如他的運動。

在著裝上一成不變的伊頓公學,學風其實很自由。老師們的頭等大事是激發每個孩子的興趣,不論你是想做奶酪還是想要當首相。


此時,13歲的伊頓一年級生華天已經得到了國際馬聯的職業騎手認定,比一般的騎手早了三歲。3年后,在國際馬聯注冊的時候,華山在國籍一欄填上了“中國”——雖然那時華天還拿著英國護照,中文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但沒有人審核這些信息。華山記得,這是國際馬聯登記的第一個中國名字。

伊頓沒有馬術教練,華天會在周末直接住進教練克雷頓夫婦家去。

不論在學校,還是清一色金發碧眼的馬術場上——這兩個地方極少出現黑人,華天的中英混血長相還是很“另類”:東方的面孔,英國的鼻子。

盡管華天總是會誠懇地告訴你,對于兩種文化他都十分習慣。但當他站在你面前,與你握手、保持禮貌和微笑,很少改變說話的聲調,你都覺得他更接近“英國鼻子”。

當華天和“悟空”迅速融入新生活時,在北京正在為無數個“怎么辦”而忙碌。

那份老麥克撰寫的兩厘米厚的方案,中國人始終沒能搞明白“怎么辦”。從2001年到2004年,國家召集了五六次協調會,把農業部、北京奧組委、北京市政府、動植物檢疫局以及順義區政府有關領導全聚在一起,又請來大批馬匹專家,研究“無病疫區”。

會議在“怎么防止蚊子跟著飛機從內蒙飛到順義來”這樣的問題中耗過,始終沒有結果。華山曾提交過一份報價350萬美元的解決方案,也未被采納。


事情陷入僵局的時候,2004年,霍英東提出,把馬術比賽放到香港,香港是OIE的老成員。此前,香港人想拿到的是帆板比賽——1996年香港帆板運動員李麗珊在亞特蘭大奧運會上為香港取得惟一一塊金牌后,帆板就成了香港驕傲。但整個水上運動都在青島,不可能單獨拆出帆板來。

霍家的說法一出,時任國際馬聯主席、西班牙公主比拉爾帶頭反對。馬術脫離奧運大本營,這讓比拉爾多少覺得荒唐。更重要的是,馬術比賽用馬多是溫血馬和英純血馬,這種馬要在8月運到香港,一下飛機就得熱悶過去,隨時可能崩潰。

香港人賭馬,也是英純血馬,平時馬都放在空調房里,比賽在晚上。天氣最熱的三個月里,全部停賽。馬術三項賽對氣候的要求就更高,相對濕度90%以上,溫度超過35度,就處于超高危狀態,絕不能開賽。

那一年,霍震霆與北京奧組會四處游說國際馬聯里的公主、王子,最后開出條件:在香港興建最好的空調馬房。2005年7月,比拉爾最終無奈地點頭同意。

比拉爾松口前兩個月,華天贏取了他人生中第一項重要比賽。

華天的馬房坐落在倫敦郊外的一座小丘陵上。幾位馬工每日清洗馬房、馬具,為馬匹編辮子。有個馬工姑娘一邊學馬,一邊攢錢。

現在她買了一匹不貴的馬,每月的收入都投入到了這匹馬的比賽費用中。在英國,許多人正在以低品質的生活來維系這項“貴族運動”。

通往奧運之路的“綠燈”

在溫莎古老華麗的城堡里,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親自為他頒獎——那年,他和他的兩個伙伴成了溫莎皇家馬術賽的團體冠軍,那是華天第三次參加這項比賽,被他們打敗的對手包括皇家海軍隊、皇家空軍隊、蘇格蘭皇家隊……

“那其實是在女王的城堡表演給女王看的比賽。除此之外,它和一般的比賽沒什么差別?!比A天淡淡地說。馬術和皇室關系密切,后來華天接觸過不少皇室成員。電影里那種過于繁冗的禮節早已被拋棄,但必要的等級關系依然會有。比如每次見到安妮公主,他都會先深鞠一躬,稱她“Her Royal Highness”(殿下)。

不如讓華天代表北京參加奧運會?當父親華山鄭重和兒子談起這件事時,華天楞住了:這個“玩笑”在家偶爾會被提起,但要獲得奧運會比賽資格,騎手必須得先打到三星賽,而華天那時的級別只是準一星——連一星都談不上。

華天只限于愣?。捍砀赣H的祖國,在中國自己舉辦的奧運會上出戰,是個“越來越現實”而且不可多得的機會。

克雷頓教練夫婦也被這個瘋狂的想法嚇到了。但盧辛達隨即說道:“這是中國的奧運會,即便拿不到三星資格,也應該讓他去——中國沒有更好的馬術三項賽騎手了?!彼麄兘ㄗh華天休學。

2005年9月,華天在法國第一次參加了一星級馬術三項賽——英國的準一星在難度上實際相當于國際一星級,在國際馬聯的特批下,他拿到比賽資格。

去法國前,華山提醒華天:“別人問起,你就說目標是亞運會,可別說要打奧運會?!被卮鸷髞淼窃诹藞蠹埳?,那是華天第一次被媒體關注——國際馬術三項賽賽場上第一次出現五星紅旗。


2007年,霍震霆終于給了世界一個六星級開放式空調恒溫馬房。按照參賽馬匹的特殊生理條件,馬房溫度被絕對控制在22度到23度之間。

越野障礙賽的賽道從國際標準的六七千米被縮短到三千多米,以防馬匹比賽時出現崩潰。賽道每隔幾百米安置一個速凍房,一旦馬匹不適,立即拖進房內,用溫度極低的冰槍噴射,力保血脈賁張的馬匹能在三分鐘內迅速降溫。

整個馬房的造價是12億港幣,錢來自香港馬會。另有2億港幣用于馬術三項賽場地的改造和建設。北京奧組委撥了5.6億人民幣的款項,用于馬匹運輸和檢疫。幸虧還沒算上場地租用費——香港政府用行政手段解決了。整個奧運馬術三項賽的硬成本是二十多億人民幣。

直到這時候,華天都一直沒有休學,反而拿下了六門A5-level(英國大學入學考試前課程)。

5月,華天參加了第一次三星級比賽——正是查茲沃斯大賽。那時他18歲,是整個賽場上最年輕的騎手。在大賽前兩項盛裝舞步和場地障礙里,“悟空”的表現出奇地好。越野障礙開始前,華天沿著路線走了一圈,回來后對羅山說:“媽媽,那些障礙真的很大?!?/p>

一位澳大利亞騎手在最大的一個木樁障礙前犯了個錯,接著退出了比賽,盧辛達覺得很遺憾,她告訴華天:“你可不能放棄?!?/p>

跨上“悟空”的瞬間,華天才真正覺得這是三星級了。天下大雨,幾乎看不到前面的賽程,當他跨過那個最大的柵欄時,厄運來了,他的馬鐙壞了。滿腦子想著盧辛達的“不能放棄”,華天干脆扔掉馬鐙,單腳和悟空跨完了剩下的柵欄。

但只靠“悟空”是不可能去奧運會的。在一般長達十二個月的奧運會資格賽季里,騎手們都會備上好幾匹馬,通過比賽,讓盡量多的馬獲得奧運資格,以防某匹馬出現傷病。而這些馬,必須也是中國馬——馬的國籍,根據付錢買馬的馬主國籍而定。

華天在2006年終于拿到中國護照。從那時起,華山就開始想辦法籌錢?;I錢的第一步是,讓出錢的人知道:華天是誰?

他給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寫信,希望國家能夠出示一份文件,給華天“替國出征”的身份一個說法。那一年,多哈亞運會出了件慘事:48歲的韓國騎手金亨七在越野障礙賽中墜馬而亡,亞運會為此停賽,降半旗一天。馬術三項賽的危險系數一下子擺在了世人面前,而中國當時連一個專業的一星級騎手還沒有。

2006年底,華山拿到了國家體育總局的紅頭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簽了一圈字——五個局長、九個司長。


名正言順的中國騎手華天很快得到了廣州人江逢燦的資助,3000萬人民幣一次到賬。這筆錢中的500萬迅速變成了一輛噴著“TEAM CHINA”的深紅色運馬車,1500萬變成了六匹好馬。隨即,華天在伊頓舍監普爾的幫助下正式從伊頓休學一年。

接下來,在2008年3月到6月僅剩的幾個月的資格賽里,利用東道主的優勢,華天的六匹新馬,四匹獲得了奧運資格,但悟空罷工了。在一次簡單的比賽里,悟空停在了第四個障礙前,再也不肯動?,F在,它每天呆在華天馬房的“榮軍院”里,不編馬辮,也不剪毛,懶洋洋地任自己沾滿一身泥。

按照以往的奧運規則,只要有夠資格的馬,一名騎手最多可以報三匹參賽馬。華山希望華天至少能帶兩匹馬去。但2008年奧運不同:馬房揮金如土,嚴格按照一位騎手一匹馬的數量來修建。

這是中國的奧運會。在時任中國駐英大使傅瑩的協調下,北京奧組委為“華天的馬”專門開了會,會上決定特事特辦:帶兩匹。但幾天后,這個決議在香港奧組委一位負責人以公平為名的反對下夭折。

“武松”獨自去了香港。負責運輸馬匹的依然是老麥克和馬丁的公司。機組人員全部是專業的空中運馬師,了解馬匹在空中可能出現的一切不適。

真正比賽的兩周,香港遇上了好天氣:先后兩個熱帶氣旋在周邊活動,氣溫驟降,又沒有大雨。兩周后比賽結束了,暴雨才像憋壞了一樣,傾盆而至。

華天和他的家人用盡了一切努力,惟一讓人遺憾的是他摔在了雨花臺?!澳苋ヒ呀浉兄x上帝了?!比A山擺擺手,“和之前經歷的一切相比,落馬算不上什么?!?/p>

2008年奧運會結束,香港人很快拆掉了馬術三項越野場地,保留下的“遺址”只有一處:絆倒了華天和“武松”的“雨花臺”。

老馬有傷病,華天想為2016年的里約熱內盧奧運會訓練6匹小馬,但這很難。因為資金短缺,華天依然處在無馬可用的尷尬中。

一家人和十屆奧運會

舉國狂歡的北京奧運很快過去了。

華天回到伊頓,成了校園明星,名字被寫入“著名老伊頓生名單”。然后,他畢業了。

剩下的錢也很快就花光了。玩馬實在是一件燒錢的事。馬需要飼料、需要保養、需要馬房維護、需要訓練,每個月每匹馬至少得花掉2.5萬人民幣。這還不包括比賽時的運輸費、比賽費。

到2010年,華天一家在備戰倫敦奧運這件事上,“基本上斷糧了”。這一年更糟糕的是,“武松”和“忽必烈”在隨華天比賽時相繼受傷;2011年3月,“乾隆”與“木蘭”又相繼出現不適。此時,正是獲取倫敦奧運資格的關鍵時刻。能打高級別比賽的戰馬,只剩下新馬“單于”?!澳咎m”必須接受“保護性參賽”戰術,每月最多只賽一場。

買馬的錢是肯定拿不出了。不是保金牌項目,不在體制內,也不可能再像北京奧運一樣拿一紙紅頭文件去募款——當年的綠燈,只是為“中國參賽項目最全的一屆奧運會”指標而開。


最終,華天在資格賽中排位只到第78名,而奧運馬術騎手席位是75個?!凹议T口”的奧運會,終于和他擦肩而過。

這也沒什么太難過的。即便是女王的外孫女扎拉·菲律普斯,也在2004年和2008年兩次因為坐騎受傷,沒能拿到奧運資格。但當2012年,輪到她做主的時候,她拿到了馬術三項賽的團體銀牌。

2010年后,華天又添了幾匹小馬。馬主除了買馬,還要為每匹小馬支付每月兩萬的開銷。這筆錢也同時維持著華天并不闊綽的生活。

在倫敦郊外的一片小丘陵上,幾位馬工每日負責照料這些馬,為華天清洗馬房、馬具。她們中有一位,兩年前來到這里,一邊攢錢一邊學馬?,F在她有了一匹并不貴的馬,平日的積蓄全部用來支付一些小比賽的比賽費。

在英國,許多人為了馬寧愿保持低品質的生活,但馬術運動本身,意味著高貴。

“現在,我正為2016年的里約熱內盧奧運會訓練六匹小馬?!比A天對南方周末記者說,神態輕松,其實很難:要讓幾匹小馬在一兩年迅速成長為能打高星級比賽的大馬,是不可想象的。他依然掙扎在無馬可用的尷尬里。

華山一家試圖在中國為華天尋找“商業出路”。在南方周末“唯物”為華天拍攝大片之前,羅山的朋友為他聯系了薩維爾街(Savile Row)上的男裝品牌Gieves & Hawkes——倫敦薩維爾街是世界男裝高級定制的中心,這里的每家店幾乎都為王室服務過。但在過去的幾年里,G & H成為這條街上“成衣化”步伐最快的品牌,他們甚至已在中國開了120家分店。

華山還想把華天和主攻經濟學的二兒子華明拉入自己的一系列“政治版圖”里。在這個版圖里,他參與了聯合國和清華大學組織的國際能源與環境中心項目。他希望能依托該中心舉辦的世界能源論壇,把那些“最有油的酋長”請來,和華天、華明座談,開“青年領袖圓桌會議”。

對于買馬來說,2014年是關鍵的一年,華山計劃,等時候到了,無論有贊助還是沒贊助,他必須想盡辦法為華天籌五匹三星級的馬。

華天一家的理想依然是“打十屆奧運會”——馬術是項“愈老愈健”的運動。

這意味著,在未來的三十多年里,他們還得籌到九個3000萬,并做出更多艱難的決定。


 1  


關于我們?。?a href="../<{$dibuxinxi[2][loop].url}>">About Daluma?。?a href="../<{$dibuxinxi[2][loop].url}>">版權聲明?。?a href="../<{$dibuxinxi[2][loop].url}>">網站地圖?。?a href="../<{$dibuxinxi[2][loop].url}>">聯系我們  

咨詢/合作/投訴:[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2013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5076號-1

澳洲幸运8预测